雍和宫之谜

雍和宫之谜

 

Yonghegong_Lama_Templeonline casino blackjack left; margin-right: 10px;" />在我的书架上有好几本我从来没有看过的书。这些书是因为各种原因摆在那儿。有的是朋友送的,有的是大学的课本,有的是从朋友那借的,还没还给他们。这些书都有一个共同点,我不是真正想看里面的内容!但除了这些书以外,我的书架上还有另外一种我从来没看过的书。最有代表的应该是我前几年买的全套《清代雍和宫档案史料》。 站在我书架上的这12本书,我确实很想看。我经常会拿一本下来翻一翻,但除了佩服当时的书法以外我是完全看不进去的。一个是我古文很不好(基本上不存在),另外书里面的档案资料很多不是用中文写的,什么满文的,蒙文的,藏文的都有!

我是对雍和宫很有兴趣的,书架上的这些档案书并不是我唯一收藏的关于雍和宫的书,还有十来本关于位于北二环的这个老庙的书。这个兴趣具体来自哪我真不知道。但至少这跟宗教一点关系也没有。我自己以为我这个兴趣来自雍和宫很复杂的历史。雍和宫到底是什么?宫,王府,庙,学校?越看越搞不清楚。

看一个原来北京城的清代地图,就能看出来没有多少机构比雍和宫面积还要大。按中国藏学出版社1994年出的上世纪50年代写的《雍和宫志略》, 雍和宫清朝人数最多的时候就有超过800多名喇嘛。这是一个巨大的数字,说明雍和宫的地位当时应该很高。雍和宫里面的喇嘛都是外来的,很大的一部分是蒙古族,虽然雍和宫是一家藏传佛教的庙,但藏人很少,大部分的喇嘛是从内外蒙最强大的部落选出来的。

我很想知道这些游牧的孩子一来到北京会有一些怎么样的想法。因为很难想象两个区别如此之大的地方:宽阔的草原跟当时围着城墙的北京。外来的人经常会注意到一些本地人习惯了所以看不到的东西。

我们"北京卡片"收藏的北京照片大部分确实不是北京人拍的,很大的一部分是当时驻在北京的西方人拍的。这些西方人当然是按自己的想法把北京记录下来。他们注意的跟当地人注意的很不一样。但西方人拍的也有好多共同点,前门大街,前门城楼跟天安门城楼的照片等,一个可能是这些建筑确实比较突出, 另外前门楼跟天安门城楼正好在大部分西方人住的东交民巷旁边。他们的生活环境就是在那。看照片总是要提醒自己,看到的确实不是一种客观的真相。你是通过别人的眼睛看到当时的情景的。因为我们的照片很大的一部分是西方人拍的,所以很容易忘记我们只是从一个角度看到清代的京城。

如果那帮蒙古族喇嘛有过相机他们就会拍一些怎么样的东西,我真不知道,但我敢肯定他们会去拍一些西方人根本想不到去拍的照片。一个蒙人在清代时期,在去北京的路上从很远的地方第一次见到北京16米高的城墙会是什么想法。我就是不知道,但肯定有想法。

也许我书架上的《清代雍和宫档案史料》里面会有这帮蒙人的声音,但因为我水平太低,这些书目前为止只能站在这提醒我有这么一个历史等着我。